互联网是马太效应的集大成者
10 min read

互联网是马太效应的集大成者

马太效应: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互联网与注意力

Netflix 今年上新了一部剧情式纪录片 The Social Dilemma,其透过对自己亲手打造的产物敲响警钟的科技专家,探究社交网络的危险人为影响。

TheSocialDilemma

虽然该片主要语及社交网络,但如果借此观察整个互联网行业,则会发现其商业模式莫不如此。

互联网商业的本质是想方设法让人们持续被吸引在屏幕上,接着把海量廉价甚至免费的注意力集中起来高价卖给广告商,意即将公民注意力证券化并实现交易。因此大多数互联网产品虽然看上去是免费的,但实际上是广告商在付费。历史上大都是实物作为商品进入市场流通,而互联网使得人的注意力第一次被当作商品出售。

结果很明显,在这场「注意力商业经济」竞争中,我们大都被困在的屏幕前,注意力被撕扯得面目全非。

常见的例子有「自动播放的视频」「不断滚动的热搜」「极具引导性的标题」。

对了,就连「对方正在输入」都是为了让你持续留在屏幕上。

然而,仅凭借一款产品是否在抢夺注意力而武断其价值、否定其带给生活的简单与便利,是不客观的,就像知乎。

对于大多数知乎用户而言,知乎提供的体验是整个互联网独一无二的。其 1 个问题 + N 个回答的社区模式,导致所有回答都是基于一个个优质的问题,这些回答本身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这种解决问题和讨论问题的模式是非常聚焦和高效的,并且知乎始终有着尊敬专业和理性讨论的氛围。

结果就是,知乎成为为数不多内容质量极高的中文讨论社区,而我也能在知乎上找到非常多我所需要的信息。当然,我并没有下载知乎的 APP,我大多数情况只是通过搜索引擎直接搜索问题进入知乎,有意地避开知乎为了抢夺注意力而设计的内容。

互联网上很多的产品都是类似这样的。在核心功能上,这些产品能够极大地简化你的生活,为你生活添砖加瓦,但为了在大浪淘沙的环境下生存,它们不得不下海与其它产品竞争人们的注意力。

那些不竞争注意力的产品,或许大多数早已成为明日黄花了吧。

互联网与信息

《娱乐至死》一书谈到,信息传播的媒介所影响的不仅限于传播方式而还有具体的信息内容。此书初版于 1985 年,一个互联网还没有发明、个人计算机刚开始普及的年代,主要谈及的是电视的出现改变了公众话语的内容和意义,任何公共领域的内容,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而人类无声无息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心甘情愿。

就如《美丽新世界》中表达的忧虑:人们会渐渐爱上工业技术带来的娱乐和文化,不再思考。

而互联网则又一次提高了信息传播效率,使得人们第一次拥有免费、易得、娱乐性高的娱乐方式。

而这种娱乐方式,会占用人们原本用于学习和晋升的时间与机会。

除此之外,互联网的兴起也是一次平权运动,让每个个体都获得了发声的权利,但同时也使得互联网环境恶化。阴谋论、假新闻充斥,国内是,国外也是。大家大都喜欢正确,而不喜欢事实。

嗯,其实是事实不一定正确。

互联网上的信息愈发变得「只有立场,没有真相」。一旦价值观不同,或者说屁股坐的位置不同,就会发生一场小战争。

结果就是「到处都是水,却没有一滴可喝」,有价值的信息越来越向小圈子集中,而不是在大众媒体上流传。想要找到它们,你就得艰难地跨过无数道极具煽动性、引导性的信息河流,在垃圾堆里扒拉出那一丢丢闪光的东西。

互联网与社交

朋友圈、微博、QQ空间,亦或是在墙外的 Facebook 和 Twitter,都是社交网络的某一具体网站。人们在这上面发表自己的内容供他人了解,同时也了解他人的社交内容。

社交网络是对现实社交的一种补充和辅助,你可以通过社交网络了解远在他乡的挚友的生活近况,与无法见面的亲朋好友们交流感情。

同时,社交网络也能变成定制的资讯平台,比如在微博上关注的内容偏向于资讯;也能变成外来监督力量,比如朋友圈背单词或锻炼的定期打卡;还能变成一本日记,发表个人日常或者是感想。

我依赖社交网络,但我并不喜欢它。

在线下活动中,言语、微笑、同行、动作,乃至一个眼神,举手投足之间都是真实,都包含着屏幕和电波无法承载的信息量。但社交网络的所展现的内容往往是被选择的,也就是片面的。

在严肃认真的关系中,双方往往需要同时承载对方的优点和缺点,学会包容和具有深度的沟通。很不幸的是,如果展现的内容是被部分选择的,那么就难以客观地认识屏幕后的那个人,甚至将自己的臆想覆盖在了客观的人之上。

久而久之,人反而逐渐丧去了与他人正常往来的沟通能力和耐心,这是危险的。

与此同时,人是社会性动物,本身就具有让自己感到有价值的强烈动机,希望自己在所在社区中有社会地位、有积极的声誉。这是不可避免的。

而社交网络打破了努力创作有价值的作品和吸引到人们注意力之间的正相关关系,如果你注意我说了什么,我就会注意你说了什么,不管这话有无价值。你「点赞」我更新的状态,我也会「点赞」你的,这种协议给每个人带来一种不需要努力就能获得「身处人群关注焦点」的假象。

如果你曾经尝试过悄悄地暂时放弃这些服务,比如微信、QQ,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你会发现:除本就和你亲密的人 以及你的老板 外,甚至没有人意识到你没有登录。

互联网与算法

算法被抨击的主要原因来自其产生的「回音壁」和「瀑布流」效果。即互联网公司为了提高用户黏性,会通过算法分析和猜测用户的喜好,并向其不断推荐符合其兴趣与价值观的内容,无穷无尽,让人难以自拔。

但问题在于,即使没有算法,个体仍会倾向于订阅符合自己兴趣和立场的站点,很难想象会有多少人「捏着鼻子」强迫自己订阅不感兴趣的内容。我们注意、记住、接受与我们观点相同的各类信息,并且倾向于忽视、遗忘、拒绝与我们的观点相悖的信息。

而当我们被要求解释自己的这种行为,或者遭到他人的质疑时,我们会立刻试图构建出一个有意义的故事或理由,以解释我们的各种行为,让自己看起来还不错,而不是首先去思考对方的质疑是否属实。

就像我一样,我总是会偏见地认为自己没有偏见。

这便是自我辩护的本质,所以魏征很厉害,李世民更厉害。

maxresdefault

究其根本,算法不是问题所在,把自己的价值观当成普世价值才是问题所在。

互联网与我

我是互联网的受益者。

我现在的很多观念,都来自于曹政老师运营的微信公众号 Caoz的梦呓。由于出身农村,如果没有互联网,我必然无法遇到我的 Eureka Moment,看到一个更大的世界,也更不可能在这码字吹水。

因此,我对互联网的感觉就比较复杂,最后我选择了「互联网是马太效应的集大成者」作为标题。作为一个个体,我没有办法去改变它,我只能读懂并解析游戏规则,让我自己更清醒、更有效地做出决策。

我大概写了几项我的选择,全都不是 Flag,而是我切切实实正在做的事情。展开说的话又是一篇文章,这里就不展开了。

  1. 逼迫自己阅读不同领域的书籍,逼迫自己经常与背景差异特别大的人交流沟通
  2. 明确自己事业与生活中主要的高层次目标,并倾尽全力去追求
  3. 遇到有意思的人时,主动邀约线下而不是线上社交
  4. 空杯心态,时刻自我质疑、自我批评,主动承认并改正错误
  5. 限制使用有算法推荐的服务
  6. 线上社交通讯工具统一时间回复,从不要求其他人秒回我。

结语

「人主不能用其富,则终于外也」。

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正处于自己一生中最一无所有的年代,或许唯一拥有的就只有时间和热情了吧。如果不能把这些时间和热情,主动拿去逼迫自己改变一些习惯,去寻找与追求自己一生所向,最终还是会被外界所窃取,换成无情的资本吧。


参考资料

The Social Dilemma From Netflix

百度一下,你就知乎》From 半佛仙人

娱乐至死》From Neil Postman

深度工作》From Cal Newport

社会性动物》From Elliot Aronson

对社交网络的睡前思考》From 路中南

论 RSS 的「复兴」》From PlatyHsu

年轻人如何提高职场视野》From Caoz的梦呓

韩非子 · 爱臣》From 韩非